冰果子爱吃鱼

这儿冰果砸欢迎勾搭>3<
最近沉迷凹凸、英雄、大剑、血界...
本命cp瑞金!还有轰出胜大三角!
也吃all金all出
杂粮控所以...
基本除了极少极少的雷区啥都吃!啥都产。
本命人物是银爵和安特库其他喜欢的cp有漫威盾铁锤基....雷区盾冬...
DC超蝙、丑哈
火影忍者佐鸣
最喜欢的漫画是死神和死囚乐园还有驱魔少年
家庭教师赤纲未来都市鼠苑
一辈子爬不出中土坑...略偏瑟莱
女神是kof的kula男神是云雀小男神是kof的k和驱魔少年的拉比
画风飘忽不定但偏热血
最近在尝试板绘(画的一踏糊涂
头像来自cp路路(((o(*゚▽゚*)o)))我爱她
封面来自神秘大佬没错就是熊吉嗷嗷

瞎几把画的小段子
论女人做饭就没想让你爬起来
😂
虎离真好吃....嘿嘿嘿

第一次正儿八经画厚涂嗷嗷!
私设的祭祀小姐姐
不知道祭祀小姐姐的眼睛颜色所以按照扣子颜色画的(((o(*゚▽゚*)o)))
吉普赛风格真有趣

《生命线》(九)

 @浅笑浮华 感谢催更的小天使

对不起我拖更了(土下跪)




上一篇链接


http://heihaiyuse.lofter.com/post/1eacfb7d_12c1a774

我我我画好了结果考试啥的一忙活忘发了QvQ

看!这是我背景!(自豪脸)有了熊吉我感觉我就是全村最靓的崽(什么鬼?!)!熊吉太棒了!!我要吹爆!!!(((o(*゚▽゚*)o)))

否极泰迪:

第一斩∇给 @冰果子爱吃鱼 冰果子画了她的个人设作为礼物,希望你能喜欢,人设的风格意外的很小恶魔型小姐姐!!!∑(゚Д゚ノ)ノ有点酷酷的我喜欢( ・´ω`・ )


换着画风画了点哈莉和丑爷(((o(*゚▽゚*)o)))
最喜欢的bgcp没有之一!超级带感的变态爱情

【MHA轰出胜】一硬币一只的恶魔了解一下

匣子的文一点也不套路我好喜欢啊啊啊啊(;´༎ຶД༎ຶ`)
疯狂吹匣!人好文也好(;´༎ຶД༎ຶ`)!!

黑匣子:

★cp为轰出+胜出,虽然不是很明显,毕竟我只是想水到渠成。
★ooc我的锅,人设属于原作。
★坦然的说一句,标题就是噱头,实际内容很无聊,如果有人想看后续番外啥的我可以考虑考虑。
★给果子的生贺啊啊啊啊!整整晚了一周真是相当相当抱歉! @冰果子爱吃鱼
★幸好在十二点前终于写完了......
★抱歉啊写的乱七八糟的。


绿谷出久刚从学校回来,独自走在路上,偶尔有骑着自行车的学生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又或者是三五成群的在另一边嬉闹。他承认他有点累,对于学校生活他还是挺喜欢的,但就是觉得累,一时半会他也不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


他就是万千学生当中一个相对比较普通的个体,很普通,和其他大部分人都一样,绿谷拉了拉有些下滑的肩包,继续慢悠悠地走着也温吞吞地想着。


很快他就停止了脚步,有只手扯住了绿谷的衣袖,但凡大多人这时候被绊住步子总会有些恼火,但绿谷出久一点感觉没有,他只是顺着那只干瘦的手望了过去,好脾气的笑了笑,像是在询问着有什么事。


哦好吧。


欧尔麦特愣了愣,他今天已经拉过好几个人了,也有些人愿意停下来听他讲讲,但也些许带着些不耐烦的神色。


嘿,上帝,头一次有个少年会对他笑笑。


咳咳。


欧尔麦特轻咳了两声,开始了他的演讲,哦不,推销......是传教,传教!嗯......好像更不对了。


他一时半会没想到个合适的词也就放弃了,干瘦的脸上蓦的就露出了深不可测的神色,绿谷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好吧,我们的绿谷少年其实是个极度的英雄崇拜主义者,自然而然地就养成了正义感爆棚的性子,长大之后意识到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人之后就敛了些性子。


他这回不是遇到了什么高人了吧......


绿谷出久有些飘忽的想着。


“少年,你要买恶魔吗?”这位大叔有些沙哑的嗓音传到了绿谷的耳中,绿谷出久的眼神更加飘忽了。


哦,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少年我看你骨骼精奇呢,原来是搞推销的啊,还是卖恶魔......


哈?


反应过来的绿谷瞪大了那双本来就有些大的眼睛,普通人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这是个骗子吧,但是身为普通人却有着一颗不普通的心的绿谷少年直愣愣地就开了口:“多少钱?”


刚准备开始他的推销的欧尔麦特被搞得也一愣,但姜还是老的辣,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不贵不贵,一个硬币就成,什么面值的都可以。”


“啊,好......”绿谷出久当然也回过神来,但好脾气的他当然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更何况这个大叔看起来真的有些可怜。他翻了翻口袋,企图找出几枚硬币出来。


嗯,只有两枚。


本来想着帮人就多帮点的绿谷有些不好意思的摊开了手,两枚硬币就这么躺在了他的手心。欧尔麦特伸手接过了,自己也没想到这事成的那么快,他当然注意到了这位少年应该是出于好心才会听他这么荒谬的话。


同时也注意到了另一件让他有些在意的事情,少年手上的伤痕太多了,一点都没有他这个年龄该有的干净,反而那些疤痕虬结在一起,使得这只手型很好的手显得有些丑陋。


是个有故事的少年啊。


欧尔麦特再次打量起绿谷,少年穿着校服,看上去有些瘦弱,墨绿色的头发和眼睛,脸上有些小雀斑——这让他看起来更小了,眉眼柔和得很,看起来就是个很温柔的人。


“诶,你是欧尔麦特的......”啊,喊出自己的名字真是有够奇怪的,欧尔麦特想着。


“粉丝!”绿谷出久的眼睛一亮,竟多了些不符合他气质的狂热来,“我是欧尔麦特的忠实粉丝!我有看过他所有的电影,他的英雄题材电影简直都是经典!可是,他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啊,少年不说我都忘了自己都已经去世了。十年前就已经记起自己人类记忆的大恶魔欧尔麦特又咳了几声,并询问了绿谷的姓名。


“其实大叔我呢,也是欧尔麦特的忠实粉丝,”欧尔麦特拍了拍绿谷的肩膀,伸手到身后的包里假装掏着什么,“有幸在年轻的时候得到他的一张签名,现在就送给少年你吧。”


“诶诶?”绿谷出久被对方几乎是塞在他手里的动作搞得有些发愣,等回过神来那位奇怪的大叔已经不见了身影。


绿谷出久挠了挠头,把那张纸摊开来看的一瞬间就睁大了眼睛:“唔哦哦哦,真的,真的是欧尔麦特的签名哦哦哦。”在绿谷第N次想着要把这张已经有点皱的纸裱起来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家门口,他有点恍惚,觉得这事情实在是有些蹊跷,但是他又找不到个中意味。


罢了,随缘吧。


绿谷出久叹了一口气掏出钥匙,这一个星期他妈妈都不在家,而他一再地向着母亲保证自己一个人在家绝对没有问题,显然很是不放心的母亲不停地嘱咐好像还在耳边回响着。


明明他也已经长大了。


“我回来了。”即使家里没人还是习惯说出来啊。


“欢迎回来。”清爽的男声,绿谷换鞋子的动作一僵,缓缓抬头,只见一红白发色的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正站在他面前。


“诶诶诶???”因为过度惊讶本能后仰的身体被接住了,本来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人现在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把他接在了怀里。


“你没事吧?”


“没,没事。”绿谷的脑子有点混乱,他赶紧后退了几步站稳,“你,你是谁?”


“啊,忘了先自我介绍了,我是轰焦冻,是你买下来的恶魔。”红白发色的少年这么介绍着,在绿谷后退的时候也自行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等,等会。”绿谷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脸,像是在怀疑着什么一样摇着头,“你先让我缓缓。”


啊啊啊啊??难道买那什么恶魔的事情是真的?不对不对,再怎么想都不应该啊,再说了这个人看起来怎么样都是个人类啊,可是是人类的话不就是非法闯入民宅了?虽然得到了欧尔麦特的签名......嗯嗯嗯?好像不对......


轰焦冻安静地站在一边,良好的教养使他并不会打断别人的话,哪怕是自言自语。


“喂,阴阳脸,你站在门口干什么 ?”


“小,小胜?”绿谷出久本来混乱到极点的脑子里一下子闯入了这么个声音,其他杂七杂八的想法一下子就都没了,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只是猛地抬起头看向了轰焦冻的身后。


“你们认识?”轰焦冻有些疑惑。


“谁认识这个看起来就让人心烦的家伙啊!不会就是他买下了我?”表情凶恶的少年一脸的不耐烦,恨不得直接在脸上贴上“不爽”两字。


“不,不认识。”应该是不认识的,可他脑海里莫名其妙就跑出来这么个名字。


好吧,一切都有点太不可思议了,绿谷出久想,他现在有点拒绝思考。


“嗯......所以说,你们真的是恶魔?”


“哈?我想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吧?你个......”


“是这样的,”轰焦冻直接打断了爆豪胜己的话,他一点都不在意爆豪胜己瞪着自己的行为,一脸平静地继续说道,“我们确实是恶魔,嗯,这个硬币大概就是一种类似于契约的东西,其实这算是我们的一种历练,很抱歉打扰到你了。”


“历,历练?”


“入职考试一样的东西,当然这期间我们会帮你做到你想做的事情,这是补偿。”


“废话这么多干嘛?阴阳脸。”爆豪胜己觉得有些烦躁。


“我想有必要对协助者说清楚状况,爆豪。”


“哈......跟个人类有什么好说的。”爆豪胜己站起身试图走开,他已经有些厌恶在这个地方坐着干等的行为了。


“那个,小胜......”绿谷出久有些迟疑地开了口,他想他应该和轰焦冻一样喊爆豪的或者更礼貌些。


“我说啊?”爆豪胜己话语的尾音上扬得有些厉害,这是已然生气了,他几步上前一把抓住绿谷的衣领,“从一开始就小胜小胜的叫个不停,我允许你这么叫了吗啊?”


“爆豪。”轰焦冻皱了皱眉,“你知道我们通过历练的要求的吧。”


“嘁。”爆豪胜己一把甩开了手,他显得更加生气了,又是狠狠地瞪了一眼绿谷,就这么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我现在相信你们是恶魔了。”绿谷有点惊讶,但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反而有些麻木,“那个,日本的恶魔?”


“嗯,土生土长的。”轰焦冻甚至还思考了下,绿谷出久有些想笑,但是他现在实在有些笑不出来。


“方便告诉我你们历练的内容吗?”


“很抱歉......”


这样啊......


绿谷出久倒是有些无所谓,倒不如说他更有些兴奋,骨子里向往不平凡的他对这种未知的事件在不知所措的同时,更是带了些由大脑深至骨髓的颤栗感。


“你们说是恶魔?不会做什么伤害人类的事情吧?”


“当然不会。”轰焦冻有些惊讶的回答,但如果是你的吩咐的话,理所当然的,后面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那就好。”像是松了一口气,绿谷出久也想不到自己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我们家也不是很大,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就先在我的房间休息吧,我当然希望你能和我讲清楚你们的......生活习惯?”


“也就是说你们平常生活都和正常人类一样,需要睡眠以及食物,力量在人类世界发挥不到十分之一,哦你们还有自己的世界啊。”绿谷出久碎碎念着,一边飞速地用笔在自己的本子上写着什么。


轰焦冻瞥过去的时候能看见一本不算厚但也不薄的本子已经用去了一大半,爆豪胜己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找不到也没那个兴趣去找。


但是总会有机会的,毕竟他们的历练全关系在这个人类身上,真是让人一头雾水啊。


【你们的历练是找到真正的自己。】


找到自我他还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和一个人类签订契约,还要我们在这个世界服从他的条件,就不怕签订到的是一个无恶不赦的人吗?虽然说这个人看上去就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爆豪胜己对这样安排的不满他也是知道的,他倒是无所谓,如果是通过历练所必须的话。


在这之前他与爆豪胜己大概就是路归路,桥归桥的状态,因为知道气场不和所以井水不犯河水,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合作,可以说是一种造化弄人。


拒绝了绿谷出久要把床让给他的举动,轰焦冻靠在了近窗的那面墙上,注意到直到自己彻底隐藏了气息才真正睡着的绿谷出久,轰焦冻的眸光一闪,也缓缓闭上了双眼。


绿谷出久有着相当良好的作息习惯,这一点在他在天刚亮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可以看出,有可能是昨晚被事情耽搁了一会,刚爬起还有些不太清醒。他迷迷糊糊地看了眼站在一边的轰焦冻,像是被惊醒一样整个人差点从床上翻下去,还是轰焦冻稍微扶了他一把才免得他摔个四脚朝天的结局。


“啊啊,抱歉,轰君,真是谢谢了。”因为这一下而彻底清醒的绿谷出久有点不好意思,他挠了挠头起身去换下睡衣,“感觉自己老在你面前出丑呢哈哈。”


轰焦冻把一旁的校服递给了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在绿谷换衣服的时候微微撇开了头。


“你每天都会晨跑吗?”


“锻炼身体的话总归没错吧,”绿谷出久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轰焦冻发现这个人有的时候还真是够腼腆的,“而且,我想在能用到他的时候发挥力量。”


是吗?


轰焦冻尽职尽责地跟着绿谷出久,在人多的地方也会保持安静,绿谷出久从来不会过多地询问什么,但轰焦冻总觉得这个人只是觉得通过自己的眼睛来看反而更实际,不得不说他欣赏他这一点。


但是两天过去了,留给他们的历练时间也就只剩下五天,这期间绿谷出久没有一次吩咐他们做过事,而爆豪胜己更是在这两天内再没露过面,历练状况的毫无进展,即使是轰焦冻都微微地感觉到焦躁。


“轰君是......感到焦躁吗?”


“啊......嗯。”


“历练的事?”


“嗯。”


“今天是周五啊,”绿谷出久盘算着,“你们的历练也有关于我吗?”


“不知道,但是你很重要。”轰焦冻这样说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其中的暧昧之意,只不过绿谷出久正在思量着其他的事情,自然也没注意。


“我的猜测的话,我或者说任意一个人类大概是你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媒介,但是那个奇怪的大叔是怎么回事,”绿谷又有些碎碎念了,这是他思考时自带的小毛病,也是因为存在了些兴奋的情绪,“啊,我知道了,你们只有通过历练才能够驻留在这个世界!而且我观察下,你们应该有着些神奇的力量,但是肯定在人类世界是被削弱的......”


“你很聪明。”轰焦冻没有任何的否认,说实在的他觉得仅仅是两天毫无意义的相处就能得出这些结论的绿谷出久真的就如他所说,很聪明,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在这种事情上会有如此的兴趣。


“决定了!”


决定什么?


“我明天就陪着你们一起出去吧,刚好周六,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但是不知道小胜会不会一起,话说除了第一次见面他就没有再露过面了。”


“他一向很有自己的想法。”轰焦冻显然也觉得一起出去也会是一个办法,至少对于现在毫无进展的他来说,而且他有一点很疑惑,不过向来寡言少语的他并没有说出口。


关于绿谷出久对于爆豪胜己的熟稔。


并没有其他意思,只不过他在那个世界的时候就有过疑惑,那便是他们的由来,但是那群大恶魔们向来对此事三缄其口,他有过自己的猜测,但最终也只是一无所获,仿佛这一类事情都被刻意地隐藏起来。


而且爆豪胜己的态度也很奇怪,他虽然是个暴躁性子,但是在某些事情上却总是冷静非常,被大恶魔们看好的战斗天才,但是关于这件事上却是有些太欠考虑了。


“这么说好像有点太晚了,但我也真的是花了两天才有些理清事情,”绿谷出久笑了笑,“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没有过多的话,轰焦冻看着笑得灿烂的少年,蓦然觉得如果是交给他的话也许真的会没问题,他握住少年的手,郑重地说道:“多多指教。”


周六,绿谷出久依然如工作日一般起的早,他揉了揉有些干燥的眼睛,打了个哈欠。


“早。”


“早安,轰君。”


绿谷出久敏感地察觉到轰焦冻对他的态度有了些变化,之前的两天可以说各自把对方当做透明人,好吧,他还是单方面地观察过轰焦冻一些时间,尽量不引起对方的察觉。


殊不知轰焦冻早就知道绿谷出久的行为,他虽然不太习惯这样被人看着,但是也没作声,两人就这么默契地互不告知。


虽然说要一起寻找些可能性,可是两个人加在一起也毫无头绪,最后还是绿谷敲定把每个地方都去走一遍。


商场,广场,公园,甚至连游乐园都走过,但其实这样漫无目的的走动并没有什么效果。


“抱歉,轰君,结果并没能够帮助到你什么,反而让你帮我拿着东西。”


“不,没什么。”轰焦冻手里提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些食材和一些日常用品,“这里有些是帮我......我们买的?”


“嗯......虽然不知道小胜会不会过来住一段时间,家里的都是些临时用的东西,所以也就去买了,我也不知道你们历练的时限多长,但总不能这么亏待客人。”


时限只有七天。


这句话轰焦冻突然就说不出口了,七天的时间,当然不算长,甚至可以说是挺短的,给他们买日用品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真的完全没必要。


“绿谷,”轰焦冻开了口,他很少主动去说些什么,“我可是恶魔啊,还是和你签订了契约的恶魔,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完成的愿望吗?”


“愿望啊......”绿谷出久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这个仿佛有魔力的词语从嘴里舌尖绕了一圈又原原本本地吐出来,内心就又好像塌了一块,“我好像没什么愿望。”


“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希望妈妈她能活得很健康快乐吧。”


还真算得上无欲无求了。


轰焦冻猛然觉得自己就是个蹭吃蹭喝,毫无用武之地的家伙。


“轰君,能麻烦你先回家吗?”绿谷出久挠了挠头,“我好像忘记买些水果回来了,让你再拎着这么多东西跟着我跑实在是不好意思。”


轰焦冻张了张嘴,刚想说这些东西也不重,绿谷出久就已经跑开去了,还对着他挥了挥手,轰焦冻就只好自己先回去。


只是他都到家半天了,天也已经暗了下来,绿谷出久却还是没有回来的迹象,轰焦冻皱了皱眉,决定出去找他。


刚开了门就看见爆豪胜己背了个人走了过来,良好的视力让他一眼就看见了被背着的那个人正是许久没有回来的绿谷出久。


“你就这么让他一个人在外面?”爆豪的语气有点冲,但是轰焦冻并不能反驳他,他也觉得这次完全是自己的过错。


“不是,小胜,这是我......”


“闭嘴,废久。”


这个称呼一出来两个人都愣住了,爆豪胜己的脸上一片的晦暗不明,把人丢给轰焦冻之后整个人就再次招呼都不打的消失了。


“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


哪有摔一下就能把腿摔折的。


轰焦冻扶着绿谷出久,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个立场去生气,可是内心所翻涌的不知名的情绪让他有些难过。他想这是他承认的朋友,却连一点忙都帮不上,还让绿谷想尽办法来帮他。


自责。


以及挫败感。


这可以说是他没有体验过的一些情绪,却只是因为这件小事反反复复地提醒着他,他也有着正常的情绪。这点小伤明明没什么的,他见过的断胳膊断腿的更多,甚至见识过在他面前就这么消逝的生命。


“轰君,”像是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绿谷出久说话的嗓音有点轻,“你之前不是问我有没有什么愿望吗?”


“我啊,果然还是最想当英雄的啊。”


......英雄?


“是不是很好笑。”


没有。


“我自己都差点把这个梦想给忘了,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也挺混蛋的,明明那么想成为英雄的就是自己,却一直不敢去承认,”绿谷出久有些讪讪,“我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又或者是忘了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人,所以差点连最重要的愿望都忘了。”


“绿谷你......对于力量,是怎么看的。”


“力量?有力量的话是好事吧。”


“我是说自己不想使用的力量。”


“轰君你是在忌惮着什么吗?”绿谷出久的脸色罕见的有些严肃,“你会用自己的力量去伤害别人吗?”


轰焦冻怔怔地摇了摇头。


“我并不了解你是什么样的情况,说实在的我都觉得自己活得已经很糟糕了,但是,轰君,我觉得是自己的力量的话,那就要尽可能地全部运用出来。”


“自己的力量......”


他都不知道,那算不算自己的力量,但是内心对它的排斥,却无时无刻不充斥着自己的大脑。


轰焦冻去找了爆豪胜己,让他意外的是,爆豪胜己竟然也只是在附近。


“你来做什么?”


“我想问你,绿谷他......”


“那个废物,我都不想要看见他了还硬要在我眼前蹦跶,”爆豪胜己很烦躁,很是异常的嘟囔道,“仅仅就是为了就一条狗就不顾自己往马路中间闯,是脑子进水了吗?”


“你很在乎他。”


“哈?阴阳脸你说什么傻话?”爆豪更加生气了,轰焦冻甚至都能听到他握紧的拳头中发出的滋滋声。他也毫不客气的发出了个性,周遭的温度都降了不少。


“想打一架吗?阴阳脸。”


“理由呢?”


“因为我很不爽。”


这架到底没打成,轰焦冻面色如常地回去了,他并不想和一个失去理智的家伙打一个毫无道理的架,即使他看见那个家伙也没由头的恼火。


绿谷出久在乎他。


在乎爆豪胜己。


轰焦冻承认他一开始不是没想过就像爆豪胜己一样自己去寻找历练的真相,有可能是同样骄傲到极点的人,所以能够更加了解对方的想法。


但现在他不得不说,他庆幸着自己最初决定留下,又厌恶着绿谷与爆豪之间仿佛天成的熟稔,绿谷对着爆豪胜己毫不设防。他看在眼里,可是他不急,他想自己是能够做到胜券在握的。


轰焦冻并不是那种不清楚自己想法的人,相反的他很是执拗,绿谷出久身上有着吸引人令人信服的力量,有可能他只是一时地想着去靠近,但是他更不想自己后悔。


“绿谷,明天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一个,我认为很重要的地方。”


“当然。”


绿谷出久自然答应了,但是他没想到轰焦冻所说的重要的地方竟然是陵园。


“这是我的母亲。”轰焦冻的语气毫无起伏,就好像是在说一个与他毫不相关的人,“我很爱她。”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性,轰焦冻大概是遗传了他母亲的好相貌,只是这位妇人的眉眼间却有着一股郁郁之气。


“但是她好像讨厌我,”轰焦冻好像很苦恼,面上罕见地露出些脆弱的姿态,他把手中的花束放在了墓碑前“不过我能理解,我也是同样的,对那个人的感情极为复杂,他害死了母亲。”


恢复记忆的过程很是水到渠成,轰焦冻清楚的认知到那就是他所度过的短暂的一生。


并不值得谈起的一生。


“但是我想你也很崇拜他吧,你的父亲。”


“......”


“你是这样理解的吗?”


“难道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真是抱歉!”


“我想你是对的,他很称职,但是不是个称职的父亲更不是个称职的丈夫,他的一生仿佛就只是为了他的事业。”


绿谷出久没有问为什么明明是恶魔的轰焦冻会有着这样的过往,他有了些猜测,也坚信着这些与事实八九不离十,肯把这样的事情都告诉他的轰焦冻都没有说,那就是无法直接说出口的事情。


“轰君,你是解开了心结了吗?”


红白发色的少年头一次露出了笑意,这是如释重负一般的笑。


“我发现我总是在赞同你,正如你所说,我会好好地运用属于我自己的力量,即使现在还做不到完全地放下。”


轰焦冻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绿谷出久眼见着其上冒出的火苗,禁不住就露出惊异的神色。


“果然,好厉害啊。”


轰焦冻一怔:“你真是......”


“怎么?”


“不,没什么,”轰焦冻盯着绿谷的眼睛,“谢谢你陪我过来,我们回去吧。”


七天的时间真的很快,绿谷出久可以感受到轰焦冻对他似乎更加的亲近了些,他也为自己交到这位朋友而感到由衷的欣喜。


他有时也会想起周六那天救下他时显得相当气急败坏的爆豪胜己,小胜不许他多说任何一句多余的话,他背着他走了一路也就沉默了一路。


但自从那天之后爆豪胜己就再也没有露过面。


“很抱歉并没有帮助到......”


“不,是我应该给你道谢,绿谷。”


绿谷出久当然知道轰焦冻在说什么事情,即使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什么。


“绿谷,想不想来我们的世界?”


诶诶??


“可以吗?”


“当然,而且欧尔麦特也同意了。”


“欧,欧尔麦特??”


“就是把我们卖给你的那个人,就是欧尔麦特。”


......绿谷出久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他,他亲眼看见了欧尔麦特,还和欧尔麦特说了话,还从欧尔麦特手里得到了欧尔麦特的亲笔签名......


“那么,我们走吧。”


“啊啊,嗯。”绿谷出久看着眼前出现的奇异的黑洞,吞了口唾沫跟上了轰焦冻。


“因为恶魔世界和人类世界的时间比是不同的,所以你不用太担心会引起家人担心。”


啊,轰君不说的话他根本就没注意到,真是个很细心的人。


【欢迎来到恶魔界。】


【啊嘞啊嘞,竟然还有人类的小可爱过来了。】


“不要这样,午夜老师。”


“知道了知道了。”


“现在我来宣布历练结果,轰焦冻,考核历练通过。”


“刚好爆豪也回来了,很遗憾你并没有通过历练,只不过你的分数达到及格线,特准许你......”


“嘁。”


绿谷出久这才注意到爆豪胜己就站在旁边,听到结果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


“小胜!”


“绿......”轰焦冻刚想也跟着追上去,午夜就再次开了口。


“啊,对了,轰焦冻,安德瓦找你。”


“......我知道了。”


轰焦冻慢慢握紧了左手,他看了眼那两人跑过去的方向,转身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不用着急。


不用着急。


“小胜,小胜你等等!”


“废久你啊,简直是吵死了!”爆豪胜己一转身就扯住了绿谷出久的衣领,他看上去已经是暴怒了,“怎么?看见我历练失败你很想笑吗?”


他们所在的地方已经有些偏僻了,绿谷出久来的路上就已经发现这个世界和人类世界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更多了些有着奇特力量的人。


“小胜,我以后也回来到这里吗?”他有些答非所问,但是爆豪胜己却是更加恼怒地把他甩到了一旁的墙上,绿谷出久忍不住呛出了声。


“像你这样毫无用处的废物当然不会过来!”


“咳咳,”绿谷出久的样子看上去难过极了,“从以前你就一直是这样,一直都是。”


“如果不是把你看得如此重要的话,我想我是会讨厌你的,爆豪胜己。”


这是绿谷出久头一次喊爆豪的全名,本来应该感到舒服一点的爆豪胜己却觉得一股更加翻涌的怒气涌向了他的大脑,他的脑子有些发涨,屈起的手指间隐隐有了些爆炸的声响。


绿谷出久缩了缩脖子,他知道爆豪胜己现在已经处于极度愤怒的状态了,却还是决定继续说下去:“你总是自顾自地,自顾自地认为自己是永远正确的,认为力量是最重要的,那样的你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就连记忆,你都能如此自顾自地消除了别人的记忆,你知道我有多么努力多么努力地想要记住你吗?!”


这句话已经是吼出来了,绿谷出久也有些动了真火,只不过爆豪胜己的怒火比之更甚,他已经想要动手了。


“好了好了,爆豪少年,冷静一点。”



爆豪胜己的双手直接被钳制在了身后,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欧,欧尔麦特?”


“绿谷少年我们又见面了,当时真是麻烦你了。”欧尔麦特现在已经变成了他最盛时候的状态,绿谷出久当然是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很期待我们以后得见面,啊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吉利,不过我很看好你。”


“十,十分荣幸!”


“欧尔麦特!放开我!”爆豪胜己还在不死心地挣扎着,他死死地瞪着绿谷出久,一脸地凶狠。


“爆豪少年一遇到绿谷少年的事情就极其不冷静呢,没有办法好好面对自己内心是无法好好成长的。绿谷少年你有话对他说吧,趁着现在一吐为快吧。”


“我。”


狠狠地点了点头,像是做了很大的思想建设,绿谷出久向前走了几步,像是使出了全部的力量一样挥出了一拳,却堪堪停在了爆豪胜己的面前。爆豪连眼睛都没有闭起,依然死死地瞪着。


绿谷出久收回了手,狠狠咽了口唾沫:“我真想就这样一拳打在你脸上,可不行,我自己都不会允许,迟早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地和你打一架。”


“小胜,我一直,一直一直憧憬着你,你可能不知道,其实你就是我在欧尔麦特之后第二个想要成为的人,虽然你很让人讨厌,却又强大而有自信。”


“是我一直视为目标和最好的朋友的如此重要的人。”


“而你却这么轻而易举地让我忘记了,让我忘记了独属于我自己的梦想。”


“真是,太令人难过了。”


“欧尔麦特,我,我虽然也想和轰君告一下别,但是我现在想回去了,可以吗?”


“啊,当然可以,如果是你想的话。”欧尔麦特笑了笑,身旁就出现了一个与之前相同的黑洞,绿谷出久迟疑地看了眼低着头不发一言的爆豪胜己,一步踏入了黑洞。


欧尔麦特这时也已经松开了对爆豪胜己的钳制,他看了眼跪在那里不说话的爆豪胜己,轻咳了声:“咳,爆豪胜己,我通知你,你的考核通过。”


爆豪胜己的手指动了动,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欧尔麦特挠了挠头,决定让小年轻们自己去解决自己的事情。


轰焦冻很快就赶了过来,看了一眼四周后就皱起了眉,他焦躁的情绪有些外露。


“绿谷呢?”


“回去了。”


轰焦冻一拳揍了上去,爆豪胜己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拳,继而舔了舔嘴角。


“怎么,想打架?”


“正好,反正我也早就看你不爽了。”


“彼此彼此。”



有时候我会想
如果贾维斯没变成幻视
如果罗德的腿没有因为我的任性断掉
如果老冰棍还需要我的盾牌
如果幻视没有抛弃我
如果法师没有救我
如果小鬼没有离开我



是不是我就会活的少一点罪恶感
是不是我就不会这么孤单



———-tony




———————
观后感:我真的不在乎铁罐身边站的人是谁。我只希望一个有能力的人陪他走到最后,和他一起分担点什么。我希望有那么一个人温暖他铁甲和调侃之后残破不全的灵魂。

祝熊吉生日快乐!!@否极泰迪 
感谢熊吉给我的各种帮助!
我超爱她嗷嗷!希望熊吉越来越触!!新的一岁也开开心心!

生日竟然只差一天!超开心一个星座啊呜呜!

19岁的果子也会努力的(((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