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果子爱吃鱼

这儿冰果砸欢迎勾搭>3<
本命瑞金
产粮随缘
已经吃土到约稿卖画都可以的程度了
画风飘忽不定但偏热血
最近在尝试板绘(画的一踏糊涂
头像来自cp路路(((o(*゚▽゚*)o)))我爱她
封面来自神秘大佬没错就是熊吉嗷嗷

【瑞金】博士与孔雀

快看我的文绑匣子!!抱起匣子转圈圈举高高(;´༎ຶД༎ຶ`)她文笔超帅气超美好呜呜呜呜
意境塑造超棒(;´༎ຶД༎ຶ`)

黑匣子:

★瑞金
★给果子的配文,果子画的超级棒!反而我写不出那种感觉呢。 @冰果子爱吃鱼
★参考音乐——天野月子《博士与孔雀》 
★拙笔,见谅。
 
         刚下过雨,这种感觉太过清晰了。森林里的树叶还带着潮意,泥土的气息从青草根部翻出来,又混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却是好闻的真切。
  
  溪流的声音能在这儿传得很远,大概是树叶们奔走相告的结果,意外的拼凑出清脆的声响,不至于让人沉醉,只是带着些悦耳的意味。
  
  太阳并未出来,却隐隐从云层中透着几条若隐若现的光来,金也就望着它出神,漂亮的白色羽毛泛着金色。
  
  “金,你又开始发呆了。”火红皮毛的狐狸轻巧的落在金的身边,没人看见她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
  
  金却是被吓了一跳,张开翅膀往旁边跳了跳,羽尾闪过绚丽的色彩。
  
  “凯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行了行了,金,收敛一下你的情绪,你的羽毛简直要晃花我的眼睛。”凯莉慢条斯理地舔了一下爪子,那双细长的眼睛一挑,带着些调侃,“也不是我说,金,你最近的情绪太容易波动了,是遇上什么事情了吗?”
  
  白孔雀扭了头,倒是不说话了,只是那彩色从尾端逐渐的浸染了上去,凯莉一爪子按了上去,在金回过神时又很快的跳了开来。
  
  凯莉看了眼金变回白色的尾羽,绕着金转了一圈,鼻子嗅了嗅,露出嫌恶的神情:“人类的气味,金,你又去了森林西部。”
  
  金顿了顿,幻化出人类的模样,金发的青年把狐狸抱在了怀里,轻柔的顺着柔滑的皮毛,狐狸蹭了蹭,寻到舒服的地方窝着。
  
  “凯莉,别这么说,格瑞不是坏人。”
  
  “哼,不是坏人,你怎么知道,你说过话?”凯莉升了个懒腰,那锐利的爪子有一下没一下地触着金的手臂。
  
  金没在意,他知道凯莉怎么也不会伤了他,他又望着被水珠折射出七彩光芒的光线出了神。那个人类穿着白色的长褂,那样貌在人类里肯定是相当英俊的。微皱着眉,那透过透明玻璃容器的眼神专注得让金脸红。
  
  他也确实脸红了,凯莉却看着那抹红晕觉得碍眼得很。她可不相信人类能有哪些好人,金这傻小子竟然还敢动了感情。
  
  呸,傻瓜。
  
  凯莉觉得自己永远不会收回这个评价。
  
  金又独自向着西方跑去,与金经常带着的地方不同,这里的树木都透着股暗沉,粗大的藤蔓缠着树木的枝干垂下自己的藤条。这里太过古老了,金自出生起这里就是这幅模样,一点都没有改变。
  
  这样的地方有一处是极为空旷的,金停在一旁的巨石上,悄声向着一旁的百灵鸟道了声“嘘”。
  
  金不知道这所木屋是什么时候存在的,这种独属于人类的东西之于金是极为新奇的,但是来的次数多了他已经熟悉了这间木屋的构造。于是他凑着上前看了看,伸长了脖子透过那个木窗。
  
  金是在巧合之下知道格瑞的名字的,他可看不懂人类的文字。这座森林来了另外一个人类访客,像是在争吵着什么,金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回去”“不值得”一类的字眼,还有男人冷硬的拒绝。金就是从另一个人的口中听到格瑞的名字的,他把这个名字在嘴边反复念叨了几番,像是很开心一样轻轻哼起了歌,羽尾泛着彩虹一样的光。
  
  金悄悄地不发出任何一点声响,他的视线透过木窗,格瑞正躺在藤椅上睡觉。金这才注意到现在是午后,有些人类有着睡午觉的习惯。
  
  他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木门前,格瑞没有锁门的习惯,大概是认定了不会有人闯进来,这倒是给了金便利。
  
  他以身子拱出一道缝,一点一点的挤进门去,企图不发出任何一点声响。但只要是门开启时都会有声音的,更何况是陈旧的木门,“吱呀”的一声吓得金僵直了身子,够着脖子看见格瑞并没有醒转的痕迹,才松了口气继续自己的开门大业。
  
  他没有注意到本该沉睡的男人微微眯起的紫眸,却像是纵容一样再次闭上眼眸,柔软的白发垂在脸侧,柔和了冷硬的线条。
  
  金好不容易才从门口挤了进来,一不小心还被门槛卡了个踉跄,他抬着脑袋小心翼翼看着的模样实在是逗得很。
  
  金长长的尾羽垂在了地上,不得不说那实在是过于好看的装饰品,人们趋之若鹜的高档羽翎。但是金不了解这些,这个单纯的孩子凭借着自己的感官去识别好坏,就像现在,他一步一步地靠近着这个他喜欢的人类。
  
  格瑞的双腿很自然的搭着,金直起脖子也只能够到膝盖,那身白褂像是被穿了很久,虽然整洁干净却也隐隐的有些泛黄。金想不通为什么格瑞会选择待在这个森林,他知道人类的生活和动物们是不一样的。
  
  而不是像现在,金向着四周看了看,那是他不认识的东西,瓶瓶罐罐里装着五颜六色的液体或者粉末。
  
  金曾经偷偷看见过,这些东西在这个人的手里会变得更加不一样,会变成另外的颜色,会冒出泡泡,会升起大森林里经常出现的那种雾气。
  
  对,很神奇很神奇,就是在这个男人的手中。金蹭了过去,把头伸到了格瑞挂在藤椅扶栏上的手下,手指轻抚过头上羽翎的感觉很奇妙。金能感受到格瑞手指冰凉的温度,却熨帖得很,垂下的尾羽竟也开了屏,像是突然从美梦中惊醒,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金悄悄地红了脸。
  
  想要再次安静的跑回去,却显得有些慌不择路,好几次自己都差点把自己绊倒。
  
  格瑞等那个意外到来的小家伙离开之后才睁开眼睛,他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这么大胆,就这么闯了进来。他捻了捻手指,小家伙的羽翎蹭到手心的时候有些痒,但他并不讨厌。
  
  格瑞站起身来到实验桌前,看着这些古旧的用具。这里通不了电,他只能使用这些堪称为古老的用具。
  
  他望着窗外暗沉一片的树木,那里犹如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洞。这座森林太过庞大也太过古老,但却是天然的宝地。许多在外界不可以获得的矿藏以及珍贵的植被在这里都可以寻得到。
  
  前提是你敢去冒这个风险。
  
  但格瑞不怕,他来到这里也只是为了获得只有在这里才可以找到的珍贵元素,这是在他家一本古籍中找到的,虽然说在这片森林,却一点没有提到在什么地方才可以获得。
  
  于是他在此定居,每天都深入森林去寻找有可能含有那种元素的物品。然后,不停的反复的做着实验,他是个彻彻底底的科学工作者,也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也有人劝他放弃过,放弃,谈何容易?那种元素的存在实在太令人惊讶,惊讶到他也不分辨真伪就义无反顾地来到这座远古的森林。
  
  直到他发现自家祖辈留下的这座木屋以及完全无法想象得到的地下实验室,以及更为完整的古籍。
  
  但这古籍中也只是讲到了提炼的方法,甚至糊去了关键步骤,格瑞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涂掉,但不妨碍他自己演算出被涂掉的数据。
  
  这座森林,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不经意间格瑞又想起了刚才那只小家伙,这不是他第一次注意到那只白孔雀了,以前还只是躲在窗下偷偷看着他,偶尔也会趁着他在地下实验室的时候偷偷跑进来对着实验仪器好奇地看着。
  
  虽然不能通电,但一些小玩意靠着光线还是能够运转的,让他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这座森林说生气勃勃,但也只有他一个人独自存在着,即使他不在意,却也难免会有些死气沉沉的感觉,这小东西时不时地探访倒是给他这儿带来了些生气。
  
  格瑞举起一根试管,这是他无意间搞出来的试剂,他并不知道它的用处,但是这透亮的蓝色倒是让他想起那只白孔雀的眼睛,这就让他有点不想丢弃了。格瑞觉得自己想不出来什么词来形容,即使他会成千上百条公式,记得每个已知元素的用途,他也想不出应该怎么描述那双眼睛。
  
  似乎一眼就能够看个透,又什么都看不出来,反而自己在那双眼睛里暴露无遗。犹记得自己无意间瞥到白孔雀的那一瞬,不是因为见到这么一只生物而感到惊讶,而是那双像是浸透在阳光下的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实在太有冲击力。
  
  大概是因为他是这座森林的精灵吧,人类是不会有那样的眼睛的,格瑞摇了摇头,暗叹自己也会想那么多。似是不经意地摩挲了一下手指,脑海里又出现了那金色的羽翎来。
  
  实在是再漂亮不过的生物,似乎还通了灵性,经常来看他是因为喜欢他吗,还只是对人类感到新奇?
  
  格瑞把试管重新放在架上,那独独的一瓶与其他的空试管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但格瑞没再给过这些没有生命的东西一个眼神,他的手好像有点闲的慌,以指尖敲桌面,发出笃笃的声响。
  
  听上去毫无章法只是闲来无事的消遣,只有格瑞自己知道他在尝试着勾勒出一个曲调,他曾经怀疑过自己幻听的那个曲调。那个调子不难,格瑞却硬是无法寻找到那个韵律,到最后是真的有些烦躁地敲击着桌面了。
  
  他每天都在做着尝试,所以对于自己的失败也是有所预料,明明每晚入睡前都能听到的调子,却一点都没有办法演绎出来。博士理了理自己的白褂,打开木门出了木屋。
  
  金并没有跑多远,他平复着自己跳的有些快的心脏,谁知道这是因为跑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金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有些不对劲。
  
  他,他竟然对着一个人类开屏了!
  
  他以为只是对着朋友一样的喜欢的,即使是单方面的朋友。
  
  唔......
  
  “小鬼。”低沉的声音在金头顶响起,金抬头看过去不免被那双幽紫的眼睛吓了一跳。
  
  雷狮可不管这小鬼是不是被自己吓到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你喜欢上了那个人类。”
  
  金还记得这家伙一开始想要吃掉自己的场景,这时候听到这句话却也忘记了仇视,他只觉得自己脸颊火燎燎的,陌生的感情实在是有些太考验人了。
  
  黑豹慵懒的从树枝上跳下,对着从树叶间透下来的光亮眯了眼,那双眼睛透着光反而没了那丝危险性。
  
  “小鬼,早点放弃,先不说那人类的危险性,就凭你在这森林的身份,也不可能跟着一个人类。”雷狮跳上了一边的巨石,和金遥遥相对着,“哦,除非那人类永远留在这个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森林。”黑豹脸上露出一丝的嘲讽,也不多说,瞬间就没了身影。
  
  金因为雷狮这一番话也冷静了下来,他不可否认自己实在失落了很,但雷狮说的都是真的,他,不可能离开这个森林。
  
  “金。”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另一边的树上响起。
  
  “紫堂!”金瞬间就恢复了活力,紫堂幻却是看着这样的金有些担心,他先是看了眼雷狮离开的方向,确定那个可怕的家伙不会再出现了,才小心翼翼的从树干上跳了下来来到金的身边。
  
  “金,真的就像雷狮说的,你喜欢上了人类?”
  
  金的脑袋又垂了下去:“我想是的......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对的。”
  
  紫堂幻摇了摇尾巴,像是沉吟了片刻:“金,我跟你说吧,其实在你前面也有爱上人类的。”
  
  “诶?”
  
  “就是......”
  
  “紫,堂,幻!”
  
  松鼠一下子就缩在了金的身后不肯再露出面,金有点无奈的看着凯莉,凯莉没管躲起来的紫堂,只是把视线对上了金。
  
  “哟,你小子,还真的喜欢上这人类?”
  
  “凯莉,你知道了啊......”
  
  狐狸一扬头,有些不屑:“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好吧,但你这家伙知道会怎么做,我当然不会怪你。”
  
  “这样啊。”
  
  “喂,金,在你之前,也是这座森林的守护者,她也爱上了外来的人类。”
  
  “凯莉?”凯莉甩给他一个眼神,金也就闭着嘴不再打断她的话,其实金是知道凯莉对这件事的不喜的。
  
  “那所木屋就是那个人类留下来的,但是那个守护者可比你傻多了,她用的是人类的身份和他见的面。”
  
  “不行吗?”
  
  “当然,不行!”金看着凯莉有些炸毛,选择再也不开口了。
  
  “那个人类也算有点眼光,也看上了守护者,但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了,你一个人喜欢的话也就罢了,如果这点感情得到了回应,那就再不好割舍。即使那个人类选择待在这座森林,但人类的寿命只有短短的几十年,那一节的守护者连森林的百年都没有守护到,就因疾而终,你知道她说的最多的话是什么吗?她对不起这座森林。”
  
  “我知道该怎么做,凯莉。”
  
  金定定地看着凯莉,凯莉一怔,有些妥协地说道:“罢了罢了,如果你想看着这个人类的话就随你好了,我相信你,金。”
  
  金一下子就笑了,那双眼睛实在漂亮得很,凯莉也不知什么时候再次离去,只有紫堂默默地蹲坐在金身旁。
  
  他不知道该对金说什么,但金应该有自己的较量吧。
  
  格瑞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过小家伙的身影了,即使那孔雀总是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但总能被格瑞发觉。
  
  格瑞垂着眼看着手中不断变化着的试剂,觉得这件事也变得索然无味起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实在是糟糕得很。
  
  直到那小家伙再次出现,但格瑞却明显感受到有什么不一样了,很不好的感觉,但是他也没有办法。
  
  那只白孔雀每次过来只是匆匆的看上几分钟就此离去,再不像以前那样看他做完整个实验,甚至连格瑞都很难发现他的踪影了。
  
  但他已经能把那首曲调完完整整地哼出来了。
  
  这没什么好值得高兴的,格瑞皱了眉,即使他已经发现了那个元素的存在,他的实验已经完成了,也是时候离开这座森林。
  
  “他离开了。”金眼睛亮亮地看着眼前的溪流,“他哼出了我唱的那首歌,真是太棒了。”
  
  凯莉在他身后扭过了头。
  
  哼,傻瓜。
  
  但格瑞又回来了,他喜欢在这座森林的生活,比起城市里的喧嚣与吵闹,他更喜欢这里。
  
  以及那个不能和他碰面的小家伙。
  
  于是他把报告上交就又重新来到了这里,他想,那小家伙肯定会高兴的,或许会苦恼自己为什么又回来也说不定。
  
  格瑞微不可查地轻笑了声,鲜有的愉悦心情使他嘴角的弧度一直没放下过。
  
  他瞥见了木窗下一闪而过的白影,手中的蓝色试剂在阳光下反射出一道光影。
  
  抱歉,打扰了。
  

评论(5)

热度(103)